返回顶部

第十六章 不愿错过

小说:我真的是战士 作者:二流高手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趁着清晨第yi缕阳光,回了家。

    在医院*无眠,心里yi团乱麻。回家看了眼六花,还在熟睡,不忍心打搅,转身回房。

    躺倒在*上,明明很是疲惫却没什么睡意,反复按着手机开关按钮,看着屏幕闪烁。有然然的短信,可我不想看,不论她发给我的是安慰,抑或劝解,我都不想看,我已经失去了接受的能力,我暂时只想封闭自己,在这狭小空间中寻找安全的生存方式。

    我就是这般怯懦。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第yi反应是拉开被子躲在里面。可惜门外的人毅力远超过我,磨磨蹭蹭踱步去开门,是然然。

    然然拎着保温盒进了门,我竟然有些恍惚。

    曾经的然然不是该冲进来给我个拥抱么?

    为何我有种yi切都已改变的幻觉。或许,这并不是幻觉。

    然然将保温盒放在桌上,“去医院护士说你已经办了出院,我想着你定然是躲在家了。”

    “嘛我只是回来了哪有,躲。”

    “现在你的被子定然是yi团乱,刚刚是不是还在用他捂耳?”

    “”

    “茴,你了解我的所有小脾气,我也记得你所有的小缺点。你yi遇事就爱躲在房里,yi直没改过。”

    “嘛只是”

    “这是可飞熬的小米粥,你趁热喝吧。”

    “哦。”

    坐下来,然然去拿碗筷。

    感觉还像是以前那样,然然赶稿饿了,我下班回家煮面。不过我们俩换了下角色,然然在为我拿碗筷。

    曾经以为的永远再相似也早已变了样。

    “茴,你现在,想怎么办?”

    “”怎么办?逃,躲。纵是遗憾,我也没法鼓起勇气为那些无知买单。

    “茴,你要yi直逃避下去么?”

    我默不作声,埋头喝粥。

    “你有没有想过,夏以墨不会等你yi辈子。”

    yi辈子?谁会真的陪伴我yi辈子?我这yi生都是在与人错过,我尝尽心酸离别,却从没有人陪我风雨同舟。我哪里会奢求yi辈子。

    “然然,我,放下了。”

    “茴,但愿无悔。”

    “恩。”

    生活又恢复平静,工作依然忙忙碌碌。

    无视心中那份慌乱,自做平静。

    难得yi日按时下班,带着六花沿着街边漫步。路过街角,恍然想起孟姐的咖啡店。想想也是许久没去了,乘着夏日未落,带着六花去找了孟姐。

    “欢迎光临。”孟姐的声音。

    几日没来,生意却是好了许多,坐位以没什么空位了,安顿好六花后便沿着吧台坐下,正对着孟姐。

    “喝点什么?”

    “照例yi杯冰咖啡吧。”

    “得了吧,看你的黑眼圈,难得早点下班,好好休息,喝什么咖啡,草莓奶昔如何?”

    “唔好。”

    随意把玩着吧台上摆放的小物件,这些恐怕都是最近才布置的。仔细yi看才发现,店里多了些许小物件,虽单个不起眼,yi眼看去却添了份温馨。

    “别看了,你谢大哥上周买来布置的。”孟姐将奶昔递给我,“诺,喝点降降温吧。”

    “唔。”咬着吸管慢慢地吸着。

    “没良心的,说吧,多久没来了?”

    “唔”终于还是问了,“就是有些事情。”

    “跟上次那人有关?”

    “恩,差不过吧。”

    “说说你们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第yi次主动袒露我跟夏以墨的故事,以我的角度去诉说我们曾经的点滴,我的所感所想,皆流露其中,我从未想过有yi天,我会将我的故事,这样地,告诉别人。

    “他那天走了就再没回来过,我,没有追回他的勇气,也许,我们终究yi场过错?”

    “颜茴,去找回他吧。”

    牵着六花,踱步回家。耳边不断回响的,便是那句找回他。

    “我”

    “颜茴,你觉得我和你谢大哥,怎么样?”

    “什么?啊,很好啊。”

    “可是当初我们毕业那年,分了手。”

    “什么?”

    “当初我们之间有着普通大学情侣都会遇到的问题:在哪工作。我本来就是那座城市的,自然是留下来,而且那也是个大城市,有很多发展机会。可你谢大哥的父母则在家乡为他找好了工作,天天劝着他回老家生活。你谢大哥原也是想自己解决。那天他本意是回家跟父母商讨,便没有跟我说。我却误以为他决定离开我。当时年轻冲动,直接打了电话跟他说分手,也不给他辩解机会就挂了电话。他呢连夜赶火车回来,却发现我早就搬了家。估摸着他又恨又怒,也回老家工作了。”

    “那,怎么?”

    “我们就这样分开了yi年,直到班级聚会。他醉了,嘟嘟囔囔地说了yi切。你说,我当时是什么想法?”

    “后悔?”

    “后悔自然是有的,但是满脑子的却只有追回他!我知道他值得我去追,我不愿意就这么错过了,我当时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哪怕他要回老家我都能离开辞了工作跟着他走。”

    “这太疯狂了。”

    “爱情,就是这么疯狂。而且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错。那时他为了我,辞了刚刚步入正轨的工作,陪着我在那座城市从头开始。”

    “”

    “颜茴,你为你的爱情,疯狂过么?”

    疯狂么?

    什么是疯狂?站在山顶宣誓,在众人面前表白?

    对不起,没有过。

    可是,缩在厨房的我,想着当日为我做饭的他,我明白了yi件事:

    夏以墨,我,不愿错过你。

    唠叨分界线

    今天,不对,是昨天了,是四月yi日,张国荣的忌日。

    其实我从来没有写文后唠叨的习惯,看文就好。可是今天终是没忍住。

    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有些低沉,其实我并不是哥哥的铁杆粉丝,我扼腕的,是张国荣和唐鹤德的那些故事。看那些采访,哥哥对唐唐的爱溢于言表,我yi直不懂,为何最终哥哥会舍得离开他。也许终是无法忍受病痛,可我却无法忍受“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无尽等待。

    今天,我还会想起yi个人,南康白起。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相比哥哥来说,他的名气小太多。可我知道他,从他的浮生六记就开始关注他,yi开始还庆幸他有个美满的生活,瞬间成了yi场玩笑。等你到三十五岁,今年你已经三十五了吧,终究等不来他。当初听晃儿那首歌时正是午夜梦回,“有人正燕尔新婚,有人江水中冰冷。”我还是忍不住泪。前段时间终于鼓起勇气读完了那本书,气他不值得。此时浮生六记看来,真真是yi场笑话。

    可叹满纸荒唐言。

    就说到这吧,但愿所有人都最终有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