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十七章 你看 我还爱她

小说:我真的是战士 作者:二流高手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起了个大早,在厨房忙活着。

    自从然然离开这个家后,我就再没下过厨房,不过这yi次,我或许可以为了夏以墨。

    yi份普通的便当做起来却不简单,没那心思做那些花边,可还是差点迟到。抱着便当,随便抄了块面包,奔出了门。夏以墨的家跟我公司在两个方向,真是让人抑郁,特别是快迟到的时候气喘吁吁站在夏以墨家门前,却犹豫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若是他yi脸冷漠地看着我,我还有勇气对他说yi句好久不见么?

    在门前磨蹭半天,真想丢下就走时,门却开了。

    盯着夏以墨的脸发愣,茫然。

    夏以墨却毫无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有事么?”

    收起眼中的万分期待,低下头,将便当藏在身后,无措。

    “没事我就关门。”说完就将门关上了。

    看着那扇门无情地关上,强忍着溢出的眼泪,默默道了句抱歉,离去。

    门关上了,是不是夏以墨的心也关上了呢?

    午休时间,没有跟着他们出去,yi个人在办公室盯着便当发呆。还记得早上在厨房忙活的情景,想在想想,真是可笑,夏以墨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呢?会是感动,还是不屑呢?

    “哟,做给夏以墨的?”谭辉那小子不知何时进来的,坐在我办公桌上,自做yi副*样。

    “你怎么知道夏以墨的?”

    “陶然说的咯。”

    “你什么时候认识然然的?”

    “啧,她不是来公司找过你么,不要小瞧谭爷的交际能力~”

    “”

    “说吧,是不是给夏以墨做的?”

    “恩,不过嘛,总之,没送出去”

    “得了,你肯定最后在人家门前犹豫不决,最后yi个人灰溜溜地又抱着便当走了。”

    “哪有那么挫。”

    “你现在的样子就是那么挫。”谭辉还真是毒啊

    “我跟夏以墨的事然然都跟你说了?”

    “差不过吧。你也别怪她多嘴,她拜我在公司多照顾你点,是我自己好奇追着她问缘由。”

    “恩,我知道。”默了yi会儿,“谭辉,你觉得,我是不是错的yi塌糊涂。”

    “是!”

    “”

    “别指望我能宽慰你,老实说,若我是夏以墨,我早就受不了了。”

    “恩”

    “虽然你不知情,但是当初你那yi口回绝的态度,我想夏以墨他受的伤绝对不比你轻。”

    “”

    “颜茴,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是这么的胆小,我认识的你可是敢拼敢冲。”

    “那不yi样”

    “是不yi样,你在工作中冲出了yi片天地,可再看看,你唯唯诺诺守护住了什么?握在手中的,不过是团空想。”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着,想着他们不要离开我,谭辉,这点要求,过分么?”

    “过分。”

    “什么?”

    “颜茴,每个人都有他们要走的路,没有哪两个人的路是yi模yi样的,就算是我,谁又能保证我会跟你yi起工作下去。更何况他们。颜茴,你为什么要求别人别离开你呢,当夏以墨要出国时,你的第yi反应就是离他而去,换位想想,夏以墨对于你的决然离去,他又作何感想?可他还yi直在等着与你想遇,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又沉迷在过往的悲伤,yi次次推开他。yi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感情怎么能yi样呢?”

    “那”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知道真相后还要迟疑那么久,不过你最终还是想通了,这很好。”

    “可是,夏以墨已经不再等我了”

    “什么?”

    “今天其实我见到了夏以墨,可是他只是问了我有什么事,我不做言语后便决然关了门。我,依然没法相信,他会这样对我”

    “那就追回他。”

    “什么?”

    “既然他不等你了,那你就追上去。颜茴,若是夏以墨值得你付出,那你就为他再努力yi回,追回他吧。”

    我从没想过我会跟谭辉聊起夏以墨,更难以置信,竟是谭辉陪着我走下去。

    站在夏以墨办公室门前,发晕。

    我刚奋发向上立誓要追回夏以墨,谭辉就兴冲冲抱着便当拉着我冲出公司,问他yi句作啥。

    “找夏以墨!”

    于是,就这样了

    嘛,有点无奈。

    “敲门啊,楞着做啥?”

    “”

    “别再磨磨蹭蹭的了!你不会还在害怕吧”

    “谁害怕了!推就推我去,谭辉你”得,神对手,直接将我推了进去。

    于是,抱着便当破门而入的我,正好看到yi位前凸后翘标志美女和夏以墨拿着饭盒含情脉脉的yi幕。啧,我就说进门要敲门么╮(╯_╰)╭

    对于这种尴尬场景,我是不是应该考虑装作无意飘过,扬起标准的笑脸,随手yi挥,道yi句叨扰,然后迅速退出,顺便掩好门扉。

    可惜男主是夏以墨,我就成打酱油变成女三号了

    “你莫不是又想逃跑吧。”谭辉在背后幽幽的说道。

    啧,女三号也算是主角了吧,怎么能辜负观众?

    嘛,我现在可是斗志昂扬。

    “嘛,夏以墨,好久不见。”

    “我们上午才见过。”夏以墨作面无表情状。

    “这不是yi日不见,如隔三秋。”也许是经过上午了的磨练,已经能自动免疫他的冷淡了,亦或是,受了谭辉的感染吧。瞄yi眼夏以墨手里的饭盒,说道:“没吃饭吧,我给你做了便当。”

    夏以墨却看都没看,扬了扬手,说道:“没看见我手里拿着饭盒么?”美女站在旁边,很是满意。

    “嘛,这买来的饭盒,yi看就知道不和你胃口。清炒西兰花,你明明最受不了的就是西兰花,我给你做了糖醋藕片,吃这个。还有,你yi直不爱吃鱼,当初还被鱼刺卡住,落了阴影,我做了酸辣鸡丁,鸡丁放的可多了。还有这个,你不吃蒜泥的,我炒了鸡蛋木耳,还有”

    “我的口味,早就改了。”

    瞬间无言。

    是啊,在国外5年的夏以墨,已经改变了多少?

    yi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刚刚满满的勇气也不见了踪迹。

    这时,谭辉进门了,从我手中拿走了便当,塞在夏以墨的怀中:“颜茴起早做的,吃不吃,你的事。”

    说完,带我走了出去。

    呆呆地。

    “你不会就这么被打败了吧。”

    “昂怎么会,就是就是谭辉,你说,5年,能改变yi个人多少呢?”

    “我不知道。”

    “是么”

    “但是,颜茴,我可以肯定yi件事,夏以墨还爱着你。”

    “”

    “颜茴,他爱了你九年,等了你五年,这样yi份爱情,不会轻易逝去。但是,你的躲避只会亲手葬送,知道么。”

    “谭辉,谢谢你。”

    回到公司,早过了午休时间,微姐瞪着我们俩从电梯yi直蹭到办公室。自知理亏,主动请缨晚上加班以消微姐之火

    不靠谱的谭辉不到8点就开始直叫唤,为了耳根清净,放了他走。10点多,终于把手边的文件全部处理了。伸个懒腰跺跺脚,嘛,身心舒爽。

    下定决心后,似乎yi切都变得简单了。

    站在玻璃窗前,俯瞰这座城市。虽然这是座小城,却依然灯火辉煌,在我的眼里他,也变得这般现代化。

    可是我爱着她,虽然已不是我第yi次见到时的模样,我依然爱着她,怎么改变,我都爱着。

    夏以墨,也是yi样吧。

    忍不住用手机拍下我现在所看到的景色,发给夏以墨:

    你看,我还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