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151锭金元宝(完结)

小说:诡命法医 作者:天工匠人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yi时间房间里安静的吓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在了无祁的身上。

    无祁拿着筷子的手yi顿,完全没想到小银块儿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无祁都傻了,愣了有足足十来秒钟,然后脸色才慢慢的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终于,无祁霍的站起来,然后手忙脚乱的跑回楼上去了。

    元宝下巴都要掉在餐桌上了,也是半天反应不过来。

    小银块儿叫了yi声无祁,但是无祁不理他,已经飞快的上了楼,小银块儿想去追,不过被元宝给叫住了。

    元宝拉着小银块儿,说:“你过来。”

    然后元宝把小银块儿拉到了小客厅去,“嘭”的关上了门。

    太叔天启到餐厅的时候,发现楼下就小金块儿和小牛奶在吃饭,剩下的人都不见了,问:“其他人呢?”

    小金块儿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尴尬的咳嗽了yi声,指着小客厅的方向说:“爸爸和弟/弟在里面。”

    太叔天启觉得事情似乎有点奇怪,不过也完全想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宝把小银块儿拉进了小客厅,着急的说:“我没叫你真的霸王硬上弓啊。”

    小银块儿无辜的说:“爸爸,我没有啊。”

    元宝说:“那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小银块儿缠着无祁yi起睡觉,无祁本来不愿意的,但是架不住小银块儿的央求,然后无祁就做了yi个错误的决定。

    小银块儿自豪的微笑,笑的特别得意,说:“当然是无祁自愿的了。”

    “我不信。”元宝打死也不信。

    小银块儿说:“真的。”

    无祁觉得小银块儿还小,虽然觉得有缘分,但是并不应该这时候就发展关系。所以昨天晚上,无祁是打算盖棉被纯睡觉的。

    不过小银块儿可不这么想,他躺在床/上就不老实了,纠缠着无祁给他讲故事,还要无祁拍着他入睡。

    无祁觉得很无奈,这些明明都是小孩子才需要的,不过小银块儿会卖萌,长得又实在是太漂亮,有种让人不忍心拒绝的感觉。

    所以无祁干脆就拍着他入睡,不过故事无祁是打死也不会讲的,他从没给别人讲过,别人也没给他讲过。

    结果拍了半天,小银块儿也不睡,而且忽然更有精神头了,精神头大的他下面的小弟/弟都站起来了。

    无祁吓了yi跳,都傻眼了。

    小银块儿则是无辜的说,全都是无祁的错,因为他们离得太近了,所以有反应很正常。

    无祁觉得,这反应根本不正常。

    小银块儿缠着无祁要纾解,无祁当然不会答应他,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无祁觉得自己绝对是受了蛊惑,身/体都不听字使唤了。

    到了最后,两个人就纠缠在了yi起,小银块儿毫无章法,在无祁的嘴唇上乱亲,无祁也没什么经验,接个吻两个人的嘴唇都破了。

    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小银块儿的兴致,小银块儿半哄半骗的就把无祁给上了。

    无祁是真的脑袋yi热,就被小银块儿的美色给迷惑了,等到疼得他冷汗直流,无祁才醒过梦来。

    小银块儿什么也不懂,硬生生就进来了,无祁疼的要死。他两个谁也不知道要做扩张这种事情,润/滑剂也没用,都是出了yi头的汗。

    好在后来疼痛缓解了不少,不过这也足够无祁留下心理阴影的了。

    无祁被做到半途就晕过去了,再醒过来是天色灰蒙蒙的早上,才六点钟,时间还早。

    他醒过来之后,感觉全身酸/软,yi动就疼的不行,纳闷了半天,才忽然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无祁完全不敢想象昨天晚上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从没想过,有yi天会被别人给压在身下

    无祁怔愣的看着小银块儿的睡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小银块儿漂亮,怎么看怎么觉得,小银块儿应该是被自己上的才对。

    小银块儿为了让爸爸相信自己昨天晚上真的没有霸王硬上弓,于是开始详详细细的给爸爸讲述,他和无祁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做的。

    元宝瞠目结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说:“停!停!别说了”

    小银块儿说:“爸爸,我要去找无祁了。”

    元宝不让他走,说:“等等,你带点药上去,无祁肯定受伤了,要抹药才行,不然好不了的,多难受。”

    元宝听小银块儿说的就觉得疼,他赶紧跑到小客厅的茶几旁边,有个小抽屉,拉开里面果然有润/滑剂和yi罐药。

    不要问元宝为什么小客厅的抽屉里会有这种东西,那是太叔天启放的,上次太叔天启非要带元宝在新奇的地方做yi次,结果就选在了小客厅这种令人羞耻的地方,所以没用到的润/滑剂和药就随手放在这里了。

    小银块儿似懂非懂,拿着润/滑剂和药就上楼了,去找无祁。

    无祁坐在屋子里,听到有声音,yi回头就吓了yi跳,小银块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穿墙就进来了。

    “无祁无祁!”小银块儿说:“爸爸让我拿了药给你,涂在屁屁上就不疼了。”

    无祁:“”

    无祁看着他左手yi罐奇怪的东西,右手yi罐奇怪的东西,脸色涨红,说:“我没事,不用,你先出去。”

    “不要。”小银块儿说:“要抹药,不然好不了,我还想和无祁继续做呢。嘻嘻,无祁也喜欢的是不是?”

    无祁:“”

    无祁没开口,不过在心里开始咆哮了,自己绝对不喜欢。

    小银块儿走过去,轻而易举就把无祁给抱了起来,然后把他压在沙发上,拽掉他的裤子,说:“乖yi点,上了药就不疼了。”

    无祁挣扎不过,只好把脸埋在沙发扶手上,任由小银块儿为/所/欲/为了。

    小银块儿手脚麻利,打开罐子,挖了粘/稠状的软膏就抹在无祁受伤的地方,动作小心翼翼的。

    无祁哼了yi声,感觉有点疼,毕竟昨天操劳过/度了。他咬牙忍住,心想忍yi下就好了。

    软膏抹上去,感觉很清凉,似乎舒服了不少,无祁叹息了yi声。然而很快的,就在小银块儿帮他抹好了的时候,无祁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无祁感觉本来凉凉的,忽然变得热/乎/乎火/辣辣的,紧接着,他难以启齿的地方就麻痒了起来,就好像昨天晚上的感觉yi样。

    无祁脸上热的冒汗,说:“你你到底给我抹了什么?”

    小银块儿奇怪的说:“药啊,怎么了?”

    无祁呼吸都变得粗重了,羞耻的夹/住双/腿,感觉自己有点坐不住,腰软的厉害。

    小银块儿伸手扶住他,说:“无祁?”

    无祁伸手抓过小银块儿手里的软膏,低头yi瞧,顿时气得要死。

    小银块儿拿了两个东西过来,yi个药,另yi个是润/滑剂。结果元宝给他的时候就跟他说反了,小银块儿只记得爸爸说左手是药,就给无祁抹上了,谁想到抹成了润/滑剂。

    小银块儿说:“抹错了吗?那重新抹yi下吧?”

    无祁捏着手里的润/滑剂,气得想用它砸小银块儿,这还不是普通的润/滑剂,是太叔先生买的,里面有催/情的精油,而且看起来效果真是不错。

    元宝从来没用过,结果就让无祁给试了。

    元宝还不知道自己坑了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会儿正吃着早点。

    无祁被坑了,难受的不得了。昨天晚上是小银块儿勾引他,蛊惑着他就做了。结果今天,无祁涂了催/情的润/滑剂,忍了又忍,实在是受/不/了/了,干脆反过来勾引了小银块儿

    小银块儿还真没见过无祁这么热情过,当然就不客气了,把人压在沙发上就吃了yi次又yi次。最后无祁爽昏了过去,小银块儿还把那盒加了催/情剂的润/滑剂收藏了起来。

    元宝吃完了早饭,发现小金块儿和小银块儿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还以为他们都出门玩去了,也就跟着太叔天启也出去玩了。

    小金块儿的确是带着小牛奶出门玩了,不过小银块儿这回还在楼上和无祁做和谐运/动。

    后来元宝发现,他家的小银块儿变乖了,每天也不惹事了,只围着无祁转来转去的,弄的无祁都没脾气了。

    两个人做也做了,而且还做了不止yi次,无祁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也并不想让自己看起来特别矫情。他的确喜欢小银块儿,不过实在觉得太羞耻,从来没说过。

    这对于小银块儿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小银块儿的读心术技能已经出神入化了,在他看来,无祁每天都会对自己表白,而且还是花样表白。

    小银块儿最喜欢yi边向自己表白,yi边又脸红别扭的无祁了,觉得特别有情/趣,特别有/意思。

    小银块儿和无祁天天同进同出的,小金块儿忽然有点羡慕弟/弟,因为小牛奶的生长速度实在太慢了,到目前为止,还是口齿不清的叫自己“*”

    半个月之后,陈向争果然守信,在拿到全部家产之后,就把钱全都捐了。

    陈向争有点心疼,缠着秦逸冬说:“老婆,我没有钱了,你以后要养我啊。”

    元宝又完成了yi个任务,心情大好,决定送给陈向争yi份大礼,于是就开开心心的去了。

    这会儿陈向争正火气很大,因为他发现秦逸冬不见了。

    元宝yi瞧,说:“别担心,我师父只是回去了。”

    陈向争yi愣,问:“回去?是去哪里了?”

    元宝指了指天上,陈向争先是跟着他抬头望天,然后又奇怪的眼神看着元宝,最后用看神/经病yi样的眼神看着元宝。

    元宝将yi个小瓶子塞给陈向争,说:“你也很快就会回去了。感谢师娘帮我完成yi个任务,这是送给师娘的礼物,等师娘回去之后,记得要用哦。哦,当然了,千万别告诉我师父,这是我给你的,记住啦!”

    陈向争yi头雾水,完全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陈向争到阳府来历练,历练结束之后,自然会恢复真身回到天庭去。秦逸冬是偷偷下来的,所以事情结束,赶紧返回天庭了。

    很快的,陈向争也会记起来以前的事情,然后返回天庭继续做他的仙君。

    至于元宝给他的是什么东西,当陈向争恢复记忆之后,自然就会知道。其实就是无祁当初给元宝的药,吃了就可以怀/孕。元宝特意管无祁又要了几颗,分给陈向争yi个。

    太叔天启知道了这事情,说:“宝宝,你师父知道了会被气炸的。”

    元宝笑眯眯的说:“不会,师父很喜欢小孩子的,我小的时候,师父对我可好了。”

    “我有点吃醋。”太叔天启说。

    太叔先生吃醋了,就又带着元宝去制/造双胞胎了。不过很可惜,过了好几个月之后,双胞胎就是没有,让太叔先生有点郁闷。

    无祁yi直在研究试用/药的问题,然偶突然有了结果,需要返回天庭yi天。小银块儿每天跟无祁在yi块儿,自然不想让无祁走,死缠烂打要跟着无祁去天庭。

    幸好无祁不是去太久,带着小银块儿,如果不招摇过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小银块儿就跟着无祁到天庭去长见识了。

    不过很快的,无祁就发现,这是他活了几百年中最错误的yi次决定。

    小银块儿因为长得太漂亮,就算在天庭也是绝对的大帅哥,实在是非常招人喜欢。无祁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全都被小银块儿迷得团团转,把小银块儿当小祖/宗yi样的供着,都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无祁拿到了试用/药的详细说明,发现其实完全不需要解药,因为药不太稳定,所以虽然理论上是终身的,不过最多效果只有两个月。

    这么算下来的话,元宝和薛常浅都过了有效期,就不需要解药了。

    无祁松了yi口气,出来之后就看到小银块儿被众星捧月yi样围在中间,大家都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

    无祁有点吃醋,结果他yi抬头,就对上了小银块儿的眼睛,小银块儿正温柔的瞧着他,似乎洞悉yi切yi样。

    无祁和小银块儿很快就回到阳府来了,无祁把药效的问题告诉了元宝,元宝松了yi口气,不然每个月生yi个宝宝,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太叔天启有点觉得失望,毕竟他们的双胞胎还没造出来。

    太叔天启趁着元宝不在的时候,问无祁再要yi颗药,无祁跟太叔先生说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需要下次去天庭的时候再拿。

    太叔天启让无祁别忘了,过几天给他多拿几个回来。

    无祁点了点头,然后就回房间了。

    无祁刚走,小银块儿就欢快的跑过来了,叫住太叔天启,说:“爸爸!”

    “怎么了?”太叔天启问。

    小银块儿笑的yi脸坏样,在太叔天启手里塞了yi个小瓶子。

    太叔天启打开yi看,瓶子里面至少有十多个药丸,问:“你从哪里弄来的?”

    太叔天启认识这种药丸,当然就是吃了会怀/孕的药。

    小银块儿笑着说:“我陪着无祁去天庭,无祁的师/姐送给我的!”

    太叔天启笑的yi脸很欣慰,伸手拍了拍小银块儿的肩膀,说:“好儿子。”

    然后太叔先生就拿着十多颗药去找元宝了

    小银块儿笑着往无祁房间走,然后手yi抖,手心里又多了yi瓶药,里面也是十多颗,他从天庭带下来的药简直就像是批发的yi样多,这些无祁当然不知道了。

    无祁见小银块儿又不走门,直接穿墙进来,已经习惯了。

    小银块儿笑嘻嘻的走过来,也不说话,抱住无祁的要就吻他的嘴唇。

    “唔”

    无祁都已经习惯小银块儿的偷袭了,最近小银块儿的吻技变得越来越好了,让他越来越没办法拒绝。

    就在无祁沉溺其中的时候,嗓子里“嗬”的yi下,立刻推开小银块儿,说:“你给我吃了什么?”

    小银块儿大方的把yi瓶药给无祁看,说:“你看,是无的祁师/姐送给我的。”

    无祁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说:“这”

    他刚说了yi个字,结果嗓子里又是“嗬”的yi声。他yi张嘴,小银块儿又塞了yi颗药在他嘴里,他没准备,yi下就给吞了。

    小银块儿说:“你师/姐说,吃yi颗只能生yi个宝宝,如果想要生双胞胎,必须要yi次吃两个才行。”

    无祁:“”

    无祁扶着自己嗓子,用/力的咳嗽,说:“你谁要给你生孩子?”

    小银块儿完全是自说自话,笑着又说:“双胞胎多没新意,我想要三胞胎,无祁你再吃yi颗好不好?”

    元宝在楼下,就听到楼上鸡飞狗跳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好像房顶都要被/拆了。

    晚饭的时候,无祁和小银块儿都没有出现,等元宝都要吃完烦了,小银块儿和无祁才从楼上下来,无祁又是yi脸憔悴,走路都打晃的样子。

    小银块儿扶着无祁坐下,然后自己也yi屁/股坐下,开心的就说:“爸爸,爸爸,无祁要给我生小宝宝了!”

    “噗——”

    元宝在喝饮料,结果全喷了。

    太叔天启似乎是早有准备,所以并不是很惊讶。

    无祁脸色通红,拽着小银块儿的袖子说:“你别胡说。”

    小银块儿微笑着说:“我没有胡说啊,你要给我生个三胞胎呢。”

    无祁yi愣,问:“不是双胞胎吗?”

    小银块儿笑的很狡猾,拿出他的小药瓶,晃了晃里面剩余的十多颗药,说:“你刚才爽昏过去的时候,我又喂你吃了yi颗药啊。”

    无祁:“”

    元宝:“”

    元宝彻底懵了,毫无准备,自己就要当爷爷了

    小金块儿淡定的喂着小牛奶吃蛋糕,看了yi眼怀里小小的小牛奶,又看了yi眼小银块儿手里的瓶子。

    小金块儿没什么语气的说:“这个药保质期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