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大结局(下)

小说:《妖怪茶话会》 作者:云渺仙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啪的一声,任君绍重重的给了辛同一个巴掌:“他是我哥!!!”

    辛同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目光倔强:“你也是我哥!”

    你为你哥不顾一切,我也是!

    “你打死我,我也不后悔!”辛同倔强的仰头,在你把我从死亡之岛抱出来的那一刻,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任君绍暴怒,仿佛下一秒就要伸手掐上那细嫩的颈项。

    辛同倔强的看着他,一脸你掐死我,我还是会做的样子。

    任君绍漆黑的眸色不断翻滚,凝聚,仿佛下一刻就会爆发,但良久之后却还是慢慢平静下来,只剩下万分的疲惫:“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走就走!但我要看着青亚给你做完手术!”没有看到你康复,我到哪里都不会放心。

    辛同是对病毒有深入的研究,可在纯粹的医术上,终究是差了青亚很多,所以换心这种手术自然是要青亚来做。

    当初他就知道想要救任君绍需要两样东西,一个是风熙远的血,另一样就是谢明绍的心,现在这两样他都拿到了,不看到任君绍康复,他不甘心!

    “我不会做的!”任君绍拒绝,也许他把心还给谢明绍,谢明绍还有机会活着,而且他身上现在还有永恒之毒的血,也许能起死回生也说不定。

    “你必须做!”门外一个声音响起,浅玥从门外进来,双眼红肿,脚步却很坚定。

    她的身后,浅阳和浅辰都一起来了。

    “浅玥……”任君绍看到浅玥,深邃的眸子一下子染上愧疚。

    他欠浅玥的太多了。

    “爹地,明绍爹地死了……”浅辰哭着扑进任君绍的怀中:“问天爹地没有了,明绍爹地也没有了,我不能没有你了……”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如一只只重锤,打在任君绍心中最脆弱的地方,任君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能勉强说到:“宝贝,也许……我能救活你明绍爹地呢”

    “救不活的!”辛同肯定的说到:“谢明绍为了帮遮掩你的计划,转移风熙宁的注意力,他把心挖出来之后,让我用病毒吊着命,一到时间,就会死得不能再死,就是有永恒之毒的重生能力,也救不活的!”

    “辛同!!!”任君绍额头的青筋清晰的浮现,整个人一瞬间到了暴怒的边缘。

    辛同跟了他这么久,做事也有了他的几分模样,他早该想到辛同会动手脚的!

    浅玥挡在辛同的面前,谢明绍死了,她伤心欲绝,可伤心并不能改变什么,而且谢明绍死前说过要保护好辛同。

    勉强咽下泪水,浅玥的手抚上小腹:“君绍,你要让我腹中的孩子变成遗腹子吗你要他还没有出生就先没有父亲吗”

    没有给任君绍任何辩驳的余地,浅玥看了浅辰一眼,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说到:“他未必会有宝贝这么幸运,能够有一个问天陪着长大,有一个问天给他缺失的父爱。”

    任君绍脸上神色变幻,痛苦愧疚,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无望的挣扎。

    浅阳叹息一声:“去吧,青亚在医院等你,不要让你哥死的毫无价值!”

    “爹地……”浅辰泪水朦胧的看着他。

    任君绍终于点了点头。

    浅玥终于舒了一口气,目光落到不远处的风熙远身上。

    “姐姐……”风熙远眸光氤氲,他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姐姐了。

    啪的一声响起,在几乎密闭的密室内异常的清晰响亮,风熙远的脸被打偏,鲜红的五指印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有些吃惊的抬起头,却被浅玥哭着抱住了:“你出息了!都学会救人了,都学会用命救人了!你出息了……”

    青亚已经把什么都招了,当初任君绍的计划并没有瞒着他,所有的步骤他都一清二楚,让风熙远用血救任君绍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

    如今浅玥看到风熙远在这里,身边还有一个染血的针管,自然知道风熙远用命救任君绍的事情。

    泪水一滴滴落在风熙远的颈间,很滚烫,一直汤到心底,风熙远的眸光一下子也聚拢了水汽:“姐姐,我是怕你伤心……”

    你这么爱任君绍,没有了他,你该有多伤心。

    “你怎么这么傻!你死了,我一样伤心的!任君绍是命,你也是!你怎么可以为了君绍死……”浅玥哭声更大了,双手紧紧地抱住风熙远,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滴滴落下。

    一个谢明绍一个你,为什么你们都这样!

    一个个为了救任君绍不惜一切!

    我怎么值得你们这么做!

    你们都是混蛋!

    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混蛋!

    九个多月后,任家大宅治疗室门前,众人都面色凝重的守在门外。

    任君绍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神情紧张,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身边的陈越程远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没事的,那个女人这是生第二胎,有经验了,应该没事的。”浅阳安慰,但额头上明显有冷汗冒出,说不清是安慰众人还是安慰自己。

    一旁的云少泽也附和:“就是,没事的,有我妈咪这个妇产科的传奇医师在,浅玥姐就是再危机的情况也不会有事……”

    “呸呸!你才危机情况呢!呸!”云少泽的还没有落音,牧秋雨就抢先连着呸了好几声:“浅玥是顺产,会一切顺利的!什么危机!呸呸呸!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云少泽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刚想说什么,就接收到沈游的一记警告眼神,只能呐呐的把话咽了回去。

    兄弟的老婆,他忍着!

    “青亚叔叔,妈咪她怎么这么久啊”浅辰从青亚的怀抱中抬起头。

    “生孩子不会这么快的,你妈咪是顺产,之前也没有查出什么异常,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青亚的话刚落音,就听到宋原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少爷,我不是门主,你再怎么掐我也没用啊,而且青亚都说浅小姐不会有事了……”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往风熙远身上汇聚过去,看到风熙远淡然的面色下,一只手却搭在了宋原身上,指间无意识的加力,似乎已经开始超出宋原的承受力了。

    接收到众人的目光,风熙远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一派淡定的把手从宋原的肩头拿开,懒懒地搭在一旁的木质窗框上,顿时一道深深的划痕出现。

    都是五十步笑百步,众人没有再说什么。  突然一个护士推开治疗室的门,慌张的跑了出来:“浅小姐生了!生了个小公主,只是……”

    “只是什么”任君绍噌的一下跑过去,神情紧张到极致,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难道是浅玥有什么危险

    “孩子不会哭……”护士很着急。

    不是浅玥有危险,任君绍舒了一口气,但心很快就提了起来:“你说什么孩子不哭”

    他听说过,刚出生的孩子是需要哭上一哭的,不然对孩子的健康极为不利。

    治疗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莫瑶抱着孩子直扑青亚:“青亚,你快想想办法!我用尽所有的方法,都不能让孩子哭,再不哭,孩子就危险了。”

    青亚面色一变,刚出生的孩子如果不哭的话,很可能会造成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后果极其严重。

    伸手接过孩子,青亚大吃一惊:“这个孩子居然睁开了眼睛!”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闭着眼睛的,一般要三天左右才会睁开,这个孩子怎么会睁着眼睛

    众人大惊,都挤过来看。

    青亚的怀中,一个女婴皱巴巴的躺着,一双漆黑的眸子睁得圆滚滚的,异常闪亮,可嘴巴却憋得扁扁的,硬是不哭。

    “别说这个了,赶紧想办法让她哭吧!”莫瑶着急的说到。

    牧秋雨挤向前:“我听老人说过,孩子不哭的时候,狠狠地打她屁屁就行,不知道是不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任君绍就接过孩子,大力在孩子的臀部狠狠拍了几下。

    孩子那双漆黑的眸子顿时泪珠在打转,但就是倔强的不哭。

    看到孩子那委屈隐忍的样子,任君绍顿时下不了手了。

    “我来!”浅阳咬咬牙狠狠心接过孩子,一巴掌就大力的拍了上去,孩子还是没有哭,可那副泫然欲滴的样子让浅阳根本下不了手。

    风熙远接过孩子,刚想打上去,却猛然对上一双黑亮的眸子。

    那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完全不像任何的新生儿一样带着清澈带着纯净,那深邃的漆黑中似乎还隐隐晃动着一丝熟悉的妖异!

    那是属于风熙宁的妖异!

    风熙远的手一抖,差点把孩子摔在地上。

    “哇哇哇——”一声惊天动地的啼哭生从孩子的嘴中发出,那一双嫩嫩的小手揪着风熙远的衣裳,死死的紧紧的,似乎抓住了整个世界!

    “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莫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众人也都舒了一口气。

    “这孩子的痛觉神经真是够长的。”牧秋雨心有余悸地说到:“之前被打了那么多下都不哭,到了风熙远身上才哭。”

    风熙远怀中,那完全没有长开的婴儿哭得声嘶力竭,像是把上辈子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一双小手拽着风熙远的衣裳,死死的紧紧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