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街头相遇

小说:请叫我丘比 作者:魔法少女在哪里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打秋情山起了山火,御华真王下落不明,龚连莹的心情就yi直很低落。

    无论是容貌还是风情,自己都比姐姐要胜过许多,凭什么姐姐就能进宫当贵妃享尽富贵,自己却连个王妃都捞不着呢?

    yi想到将来姐姐龚贵妃说不定还能母凭子贵当上太后,龚连莹的心里就像打翻了醋缸般酸楚难言。

    小丫鬟见她心情不爽,便在yi旁劝道:“小姐莫急,想必少爷很快就能打听到王爷下落。王爷遭此yi难,必定如惊弓之鸟般惶恐不安,若是遇上小姐这朵解语花,定会深深迷恋上小姐。”

    这样的话,龚连莹已听得多了。

    初次听的时候,她还有些沾沾自喜,现在再听来,却隐隐的觉得里面有yi丝讽刺的意味。

    她懒懒的看了看窗外道:“算了,没必要为了个臭男人自怨自艾的。坠儿,吩咐下去,我要出去转yi转,透透气。”

    按道理说龚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未出阁的姑娘家不宜过多的在外抛头露面。

    可在如今的伏州龚府,当家的是少爷龚连达,龚连达有求于龚连莹,对她自然是百依百顺,龚连莹在府里可以说是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yi顶小轿载着龚连莹出了龚府,丫鬟坠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咱们去哪儿啊?”

    龚连莹玩心顿起,问道:“伏州可有春风十里?”

    坠儿红了脸道:“小姐,这我怎么知道?”

    龚连莹冷笑道:“你不知道,难不成轿夫也不知道?你且问问不就知道了?”

    坠儿不敢违抗,只得红了脸去问轿夫。

    轿夫果然是知道的,说是伏州有yi条万红街,相当于京城的春风十里。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泯月楼。

    龚连莹淡淡道:“那便带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伏州最漂亮的头牌姑娘是副什么模样。”

    主子发了话,下人们不敢违抗,没过多久,轿夫便把龚连莹带到了泯月楼前。

    龚连莹戴上帏帽,出了小轿,缓缓的走在万红街头。

    整条万红街并不长,到处都充斥着脂粉的香气和女子娇滴滴的谄媚声。

    龚连莹嘴角噙着笑,带着蔑视的神情,逐个打量着那些在楼前招蜂引蝶的女子。

    那些女子大多都是些寻常姿色,虽然竭尽全力浓妆艳抹,却显得越发的俗不可耐。

    坠儿怕惹上麻烦,凑到龚连莹的耳边道:“小姐,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这个地方......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万yi”

    “万yi什么?”龚连莹不屑yi顾道,“整个伏州城,没人认识我,你怕什么?”

    坠儿急道:“小姐容貌无双,若是被哪家纨绔子弟盯上,只怕会是不好脱身呢。”

    龚连莹想起那天纠缠自己的那个丑男,心里yi下子如同吞了只苍蝇般恶心,恨恨道:“那又怎么样?管他是哪家的公子少爷,我照样让哥哥打断他的狗腿!”

    说着,她又道:“在门口站着的,必定不是头牌,哪天我让哥哥把伏州的头牌都请到府里来,我要yiyi过目,看看她们到底美在哪儿。”

    龚连莹自顾自的胡言乱语,yi旁的坠儿却在心里叫苦不迭。

    龚连莹习惯了恃靓行凶,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容貌,如今受了挫,竟想着要和伏州城的风尘女子比较容貌来重拾自信,实在是荒唐至极。

    坠儿刚要劝,却听旁边yi个年轻公子温言道:“不过是yi些庸脂俗粉而已,再美,也不及姑娘万yi啊。”

    坠儿下意识的往旁边yi看,却见那公子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生得甚是俊美。

    再打量yi下穿着打扮,也甚为不凡,看得出来非富即贵。

    龚连莹瞟了那年轻公子yi眼,嗤笑道:“不及我万yi?你又没看到我的容貌,又何出此言?我看,你定是想凭几句花言巧语就想哄骗无知少女的小混混,我劝你,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了!”

    面对龚连莹的轻视,那年轻公子却丝毫没有动气,只是耐心的解释道:“姑娘虽用帏帽遮住了面容,可是却遮不住你的体态气度。依我看,美人不但在骨不在皮,更在于风韵。所谓风韵,是挡也挡不住,遮也遮不住的。我虽与姑娘萍水相逢,却也要厚着脸皮劝姑娘yi句,姑娘yi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最好不要来这风花雪月的地方,免得......有损姑娘清誉。”

    龚连莹轻轻的看了那年轻公子yi眼。

    那年轻公子虽然长得俊美,说话谈吐也是颇有风度,可龚连莹见过大世面,yi时之间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是轻笑道:“既然这里是风花雪月的地方,公子为何又要来?不过就是为了寻欢作乐罢了。你想寻欢,我也想寻欢,就别说这些场面上的废话啦!”

    年轻公子却正色道:“姑娘误会了,我来这儿,并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是为了找yi个人。”

    龚连莹捂嘴笑道:“找yi个人?找你的相好?那还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装什么正人君子!”

    那年轻公子却摇了摇头道:“看来姑娘真的是误会了。不过,我行得正,坐得直,姑娘若是有心,总有yi天会了解我的为人的!”

    坠儿好奇道:“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谁啊?”

    那年轻公子并没开口,倒是身后的小厮忍不住插话道:“你们不是伏州人吧?我家公子便是忠勇侯府的世子!”

    世子?

    龚连莹微微yi怔,这才想起来伏州确实有个忠勇侯,而忠勇侯也确实有个世子。

    只是她怎会将这早已失了圣宠的忠勇侯放在眼里,便不以为然的笑道:“不过是区区忠勇侯世子而已,我可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你”小厮气急,问道,“那你又是哪家的姑娘?竟然对世子如此出言不逊!”

    “慢!”

    白秀杨早已看出龚连莹通身贵气,并不是yi般富贵人家的姑娘可以比拟。

    再加上她那飞扬跋扈的作派,更让他确信龚连莹必定来头不小。

    伏州城地方不大,家里有点背景的姑娘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只怕眼前这位姑娘并非权州本地人,而是来自于外地......

    白秀杨细细的打量着龚连莹,yi时之间,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