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凰门(2)

小说:《东京修真日记》 作者:采色的祈萌喵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说话,还是不肯原谅我吗”风邪月声音很弱,双手弃了纱裙,转而环上风魅月后腰,继续朦朦胧胧道:“不原谅我也没关系,至少你回来了,羽儿,我好想你,真的好想”

    风魅月继续呆愣地看着他从床上挣扎着坐起,yi边环着自己的腰yi边埋首于她颈窝间,此时高大伟岸的身躯却像是极容易受伤害的孩子般,在她耳边喃喃解释:“我知道你对我自私想把你永远留在身边而用奇异手法封了你的内力耿耿于怀,这yi个多月对你不礼貌也是情难自禁,我知道我操之过急了,羽儿羽儿你能不能原谅我这yi次?对不起”

    风魅月听着,心里yi边为他恼怒不值yi边却也对他担心无比,双手yi用力,便把揽住自己的风邪月狠狠拉了起来,双手撑着他的双肩,凝视着他通红的醉眸,yi字yi句说得咬牙切齿:“邪,羽儿不在这,你看清楚。”

    风邪月身子有些摇晃不稳,没多久她便已坚持不住,随着他沉重的身躯倒在帐内。

    他仍迷迷糊糊地喊:“羽儿”

    风魅月气急,挣扎着从床间起来瞄了yi眼四下,尽是碎酒瓶,很难能找到完整的杯子瓶子。此时眼角余光里却划进yi点褐色,定睛yi看,就在床头枕边,还躺着yi个拆了封的酒瓶,随手掂过来yi瞧,还有半瓶酒没喝完的,风魅月干脆将剩下的半瓶酒通数浇上了风邪月的脸。

    “让你喝!”

    突如其来的冰冷yi激,风邪月总算是稍微安静了yi会,抬手静静地捂着双眼,似在回神之中。

    “啪!”风魅月狠狠地将空了的酒瓶往地上yi掷,接着双手化爪狠狠揪起他的衣襟,恼怒地吼:“你能不能有点骨气?yi个女人而已,值得你为她如此吗!”

    “你目前这种这种状态是为了什么?你可知道就因为你这样,私底下门中各个有异心的都准备暗暗拧成势力想取代你的位置了!再不清醒点别说你想以酒浇愁,就是想安心呆在影邪楼里颓废也不可能安生了!你的性命迟早不可能还掌握在你手中!现在为了yi个羽儿就颓废成这样你值不值得!”

    风邪月湿漉的脸满脸呆滞地望着她,显然还没完全酒醒。看得风魅月又是气不打yi处来,憋了半天,发现自己始终骂不出口,只是紧紧地抿了双唇,额间青筋暴起,眸间渐渐漫起yi层稀薄水雾,半晌才有些呜咽地说出声来:“邪,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还能撑多久,我不知道我还能支持你多久,现在虽然还有南宫的医术压制,但但他自己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万yi我出了什么事你知道不知道?”

    风邪月仍是yi脸呆滞,看得风魅月更是yi阵崩溃,就在这崩溃边缘即将爆发的时候,风邪月却伸手将她轻轻揽入了怀里。

    “我不是你的羽儿!”风魅月当即怒起挣扎。敢情她的yi番话全是白说了是么!

    “啊魅”

    轻轻巧巧的yi句瞬时让风魅月停止了剧烈的挣扎,抬眼,风魅月满是惊愕的看着面前这个满脸酒水尤带呆滞的面庞,他清醒了么?

    风邪月僵硬地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醉意并未完全褪去,但比起方才已然清醒了许多,只听他缓慢道:“门中势力如何拧也不会成什么气候,何况经过上次”风邪月似乎及其不想提起上次武林盟主率众群起攻之的事情,因着在上次事发之前,羽儿受啊魅狠击重伤,生死yi线,还眼睁睁地在他的怀里失去了最后的呼吸恰巧此时便碰到了武林众人攻入凰门之事,他当时满腔愤懑正缺yi个地方发泄,仅凭yi人之力也基本让武林人士有来无回,最为失败的却是让自己的妹妹中了暗算。鸠毒几乎要与武林第yi奇毒七星海棠并驾齐驱的毒,连所谓的江湖有名的南宫神医都中了招,对此毒yi样无策,每每想到这几件事,他就恨当初让那罪魁祸首死得太过轻松!

    风邪月顿了yi会儿,继续道:“若非上次有内奸,凰门也不会如此惨淡。如今凰门剩下的人不过是当初的六成人,绝对忠心我的还有两成人,便算是到时候剩下的四成人想发动叛变也不可能那么轻松。想取代本座,也需要实力。”说到此,风邪月不由冷哼yi声,平时的冷酷模样似乎回来了yi些。

    “只要有我在yi天,”风魅月坚定地看着他的脸,“我绝对会支持你坐稳这个位置。”

    “不,我要你离开这里,”风邪月似乎下了yi个很大的决定,“啊魅,我要你离开凰门。”

    “你说什么胡话!”果不其然,风魅月反应很大的挣开了他的怀抱,yi脸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你居然要我离开凰门?!”

    “啊魅,你听我说。”

    “有什么好说的!我不同意!别说是现在这种关口,就算是以前,我也绝对不同意!你别说了!我绝对不会离开凰门,更不会离开你!”风魅月说着就要怒气冲冲的离开,却被风邪月yi把扯住了手臂。

    由于是醉着,身体也不似往日有力气,扯住风魅月之后他身子始终是摇摇晃晃,勉强坐稳了在床上,风邪月抚额,无奈低语:“啊魅,我也是为了你好,现在你这种情况”

    风魅月快速截住他的话头:“说白了你就是嫌弃我现在这副半死的身体了是吧!你觉得我如今这样也不能帮你了,所以你要赶我走是不是!”

    “不是!啊魅,哥哥都是为了你好。”

    风魅月死命甩开他的手,随着他摇摇晃晃的身体终于倒在了床上,而她犹自yi脸的怒气冲冲:“我会跟你证明我跟以前还是yi样的!别以为你能用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就能赶走我!我最后说yi次,只要有你在yi天,我绝对不会离开凰门!绝对不!”说罢人已如风般拔足奔了出去,背影有些踉跄。

    “啊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