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十二章 短暂的假期

小说:冷艳总裁的绝世兵王 作者:一夜书生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yi凡沉默了。

    原本,他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今天那个男的,让他有些在意很奇怪,以前他也亲眼看到过男生给她写的信,都没有这种感觉——也许更多是因为秋蕊刻意掩饰的态度吧,总之,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小蕊,要不这样,咱们顺其自然,好不好?”

    事实上,从yi开始他就从未刻意去掩饰,当然也没存心要暴露,他yi直默默地扮演着配合者,安静地等待着结果。

    秋蕊点点头,心里却有自己的盘算,她知道木头yi直在配合自己,所以她要注意得就更多,她现在已经把两人yi起出入的可能减到了最低了,秋蕊觉得她说得再多木头似乎都不以为然,可能是因为男生真的不太了解,如果这件事在学校被传开的后果。宣子琰曾告诉过她关于叶姗姗说的yi些话,让她根本无法复述——如果只是停留在“认识”,可能还有“利用价值”,如果是“住在yi起”,那结果恐怕比“无法复述”的还要糟

    当想这些秋蕊头皮yi阵发麻。

    唉总之,麻烦这件事,能避就避吧。

    “冰淇淋!”好可爱的冰淇淋车,秋蕊双腿不由自主地就想跑过来,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太冰了!”

    “没关系的,就yi点点今天很热哎!”秋蕊讨好地冲木yi凡笑。

    “不行!”

    秋蕊皱眉,鼓着腮帮子瞪木yi凡。

    木yi凡毫不在意地掐了yi下她的鼻子,完全无所谓,“不许吃!”

    秋蕊垂下头,退出木yi凡的臂弯。

    “不听话?”

    “上厕所啦!”

    从洗手间出来,秋蕊甩着手上的水,在人群中寻找木yi凡,却发现太阳正在西沉,秋蕊迎着它,发现了在两个园交接处有yi个人工造成的落差处,从这儿看过去,视野非常好,她走过去,随地坐了下来,双只脚贴着围墙在半空中荡啊荡地,眼睛里倒映着绚烂的晚霞。

    当木yi凡找到她时,所有的火气瞬间都消了,看着她脸上伤感的微笑,怜惜之情涌上心头。

    拿出手机,木yi凡拍下了这个画面。

    听到拍照的声音,秋蕊猛然转过头,看到木yi凡又偷拍了yi张,她连忙把脸皱起来,“不要拍我啦,丑死了!”

    秋蕊最不喜欢拍照了,没办法,从小这木头都漂亮得不了,每次洗出照片来,这个漂亮的男生都让她这女生自愧不如,慢慢的,她开始抗拒拍照,然后躲到镜头的后面,成为给他拍照的那个人。

    “谁说的?”木yi凡皱眉,不明白她这想法是哪儿来。

    “人家拍照都美颜修图啥的,这样随便照,yi定丑死了。”秋蕊强烈抗议。

    木yi凡笑了,“好,那我用美颜,你就跟我自拍。”说着,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棉花糖!”这时秋蕊才发现木头藏在身后的棉花糖,兴奋地接了过来。

    正忙着调角度的木yi凡也没在意,但举起手机时,却发现这家伙竟然用棉花糖挡住了自己的脸。

    “喂——”

    秋蕊从棉花糖后露出半张脸,想了想,“要不,我来拍吧?”

    木yi凡瞪她:“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恐怕只有他的手机里都是自己被拍的照片了吧?这像话吗?!

    看着木头收起手机,秋蕊才又轻松了起来。

    “对不起,我突然走开了”她边拆棉花糖边问,这才想起来刚才突然走开,木头生气了吧?

    想到刚才找到她的画面,木yi凡摇了摇头,他明白的。

    吐了口气,看着晚霞,秋蕊拆开棉花糖,尝了yi口,好甜“人死后到底是去天堂呢?还是阴曹地府?”

    木yi凡双臂向后支着自己的身体,想了想,“这是按中西划分还是个人信仰?”

    秋蕊笑了,“也对哦嗯,我想想。还是我们传统的故事比较好,被判官落笔后,根据早已记下的前世今生,再打入九道轮回,这样想我们或许就没什么好为生死哀叹的了,是吧?”

    木yi凡坐起身子,揽过秋蕊的肩膀,像在医院yi样,任她的眼泪滴落在自己的t恤上。

    “我好想她好想好想”

    “我知道,我都知道。”每天陪着她学习到晚好累地睡,就是希望她可以睡得安稳yi些,可这几天放假,他知道,她又开始做恶梦了

    唉秋霞阿姨,我该怎么做呢?

    和秋蕊yi起看着晚霞,木yi凡轻轻地把她拥入怀中。

    假期过得好快呀。

    放下和宣子琰的电话,秋蕊突然意识到明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宅在家也太舒服了,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唉宣家真好,每个节日都是yi家族的人聚在yi起,要不去旅游,要不去泡温泉,不知道她为什么总会为此报怨。

    呵,也许世事就是如此,拥有的人总觉得没差,得不到人却望尘莫及。

    宣子琰给她带了手伴,顺便告诉她,尤颖找她要了自己的电话。

    尤颖真会想办法,秋蕊时常会很佩服这位女生的“钻研”精神,只是可惜没有用在学习上,这家伙可是理科生,如果这样对待数理化,怎么会总吊车尾呢。

    果然,尤颖的电话在午餐时打了过来。

    “进货了,要不要去看看?”尤颖的声音非常兴奋。

    秋蕊非常心动,可是yi想到明天就要开学了,又有点犹豫,今天想好好待在家里,把假期的作业和复习题整合yi下。

    即使她不做,木头也会拉着她yi起的。

    长时间的没回应让明显让尤颖不爽,“别啰嗦,我现在已经在你家的小区了,你家住哪yi幢来着?”

    初中时,有yi次生病请假就是她给秋蕊送的作业,没想到她还记得。

    秋蕊连忙跳了起来:“你在我家这儿?”

    “没错,你快给我下来!找你yi个假期都没找到,今天无论如何你要陪我。”对待温吞的秋蕊,尤颖有时候觉得就得强势yi些。

    “行行,马上”

    秋蕊连忙抬头看时间,不好,正是木头补习班下课的时间。

    天哪千万不要撞上啊!

    秋蕊衣服也没换,直接冲了出去:“叔叔,我出去yi下。”

    “哎什么时候回来?”

    “别等我吃饭了!”跟尤颖出去最好提前这样报备,这小妮子常常会突发奇想的。

    冲下楼,秋蕊向自己家的小区跑去,没想到,远远地就看到了木yi凡从那边过来。

    早该想到啦,补习班从这边走比较近,只是这家伙今天怎么没骑单车啊?骑单车走大路就不yi定会遇上了啊!

    糟,那个是尤颖吗?

    秋蕊赶快加速,向类似尤颖的人冲了过去。

    远远的,木yi凡已经看到了秋蕊,他扬起手,正准备打招呼:“小”可是她的身影却变个方向,向右绕去。

    过了yi会儿,只见她挽着另yi个女孩,匆匆地向小区的另yi个门走去了。

    又木yi凡无语了。

    “刚才我好像看到木yi凡了。”几乎是被秋蕊架出了小区的尤颖频频回头。

    “啊?什么?”秋蕊惊。

    “你跑什么啊?yi头汗。”尤颖递给她yi包餐巾纸,也好挽回自己的胳膊,这才得以回头,四处张望着。

    “你说什么?”大口喘着气,秋蕊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我说:我好像看到木yi凡了。”

    “不可能!”秋蕊转到尤颖的面前,试图挡住她的视线。

    “是吗?好像啊”尤颖努力地回想着。

    “或许人有相似吧。”秋蕊转移话题,“我们直接去老板那儿吧。”

    尤颖点头表示同意,“相似?那也太帅了吧~哪儿有那么多帅哥?”

    秋蕊不敢接这话,闪进小店买了yi瓶矿泉水,这才发现除了口袋里的几个硬币,她啥也没带,甚至连钥匙也忘了,唉!看来不但得走回来,还得敲门。

    “哎,秋蕊,你说跟这样的帅哥生活在yi起,那是yi种什么体验啊?”尤颖也顺手拿了yi瓶饮料。

    刚才太吓人了,秋蕊拧开瓶子喝水压惊。

    “要是我yi定要偷看他洗澡。”尤颖毫不掩饰地说。

    “噗——”秋蕊差点呛着自己。

    “怎么了?没事吧?”尤颖拍拍她的背,又引起yi阵咳嗽,“慢点啊你。”

    秋蕊点头,连忙用纸巾擦干净。

    看她没事,尤颖继续自顾自地说:“我说真的!你看木yi凡那肌肉的线条,啧啧~哎,对了,我知道木yi凡在哪里补课了,我也准备去哎,就不知道我爸他唉!”补习费不好要啊。

    “是吗?”秋蕊慢慢地拧上瓶盖,默默地跟在尤颖的旁边。

    “可惜我们学校的资料不好弄,要是能搞到他家的地址或电话就好了。”尤颖仍在自顾自的说着。

    “档案管理严格是好事。”秋蕊简直觉得太好了,所以她家里的情况便不会有人知道。

    白了秋蕊yi眼,“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有不努力的人,你们班那个叶珊珊还不搞到了吗?”

    “搞到什么?”

    “听说放假前,她打听到了木yi凡的新号码。”

    “要电话干嘛?有微信不就好了?”

    “还不是木yi凡不随便跟人加好友嘛!听说他换号码都是为了避免骚扰。”

    秋蕊无语了——木yi凡换号码只是因为家里宽带换套餐了,木爸木妈都办了副卡,她也有yi张,只是还没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