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261章

小说:我是校霸他亲妈 作者:墨西柯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去见他?”谢媛突然拔高了声音。

    也不怪她激动,虽然最后董怀礼是默默离开了,可是谢媛却算是见证了他当初对月梅的誓言的,她不知道真相,但她却知道董怀礼心中另有所爱,且很爱很爱。

    “怎么,不能吗?”柔嘉公主哼道。

    谢媛用yi副你疯了的表情看着柔嘉公主,“你知不知道,那个董怀礼,他心里也有喜欢的人?”

    怎么不知道,还就在眼前呢!

    柔嘉公主又瞪了月梅yi眼。

    月梅真觉得自己委屈,这是躺着都背锅的节奏啊,人家董怀礼,自始自终喜欢的,都是原主月梅呀。

    谢媛看了柔嘉公主的举动,微微拧了拧眉,接着就伸手去拉她,“别闹了,你若是想去见他,那说什么我都不能答应你,你赶紧下来,给我立刻回宫去!”

    “我不!”柔嘉公主挣扎着躲开,“我就要去,我不回宫,我都打算好了,我就要去找他,我要招他做驸马!”

    谢媛道:“他不喜欢你!”

    柔嘉公主昂着脖子,道:“我知道,我也不喜欢他!”

    这孩子是什么脑回路啊,人家不喜欢他,她也不喜欢人家,可却偏要人家给她做驸马?

    月梅忍不住替董怀礼说话,“那你换yi个你喜欢的人做驸马不可以吗,干嘛去找yi个彼此都不喜欢的人?”

    柔嘉公主眼珠子滴溜溜转,往后坐在了软塌上,双手抱臂看着月梅和谢媛,“我说了,你就让粱柔媛带我走?”

    月梅还真不知道,柔嘉公主居然这么任性,她们从前接触不多,但仅有的几次接触,却是看着她很得体稳重的,怎么会是这么刁蛮的样子。

    谢媛却是知道,不知道真实身份的时候,她就和柔嘉公主不对盘,盖因为成泰帝疼她多过柔嘉公主。知道真实身份后,柔嘉公主就处处躲着她,显然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的。

    她微微yi笑,干脆放空话,“好啊,你说,若是你说的有道理,我就答应带你走。”

    柔嘉公主高兴的道:“这可是你说的!”

    谢媛微微颔首。

    柔嘉公主想了想,道:“yi,董怀礼这个人么,有才华,不然可不能叫父皇点为状元。二,董怀礼长得俊俏,但却不是周承宇那样的小白脸,他虽然是读书人,可是瞧着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虽然到底如何不知道,但看着还是很健壮的,身体好,也是很重要的yi点。三么,董怀礼长情呀,他喜欢yi个人,可是喜欢了很久的,甚至不在乎身份,也不在乎那个女人和离了,也不在乎那个女人不能生,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四么,董怀礼大方呀,喜欢的女人移情别恋了,他虽然心痛难忍,可是却痛快放手,这yi般男人都做不到。五,看看你,看看安平姑姑,再看看月梅,我觉得,我选董怀礼最坏的结果都不会坏到哪里去,起码,没你们坏!”

    这死丫头!

    月梅和谢媛对视yi眼,都从心里暗暗这么骂了yi句。月梅是气她说什么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指代她,谢媛则是气这丫头嘴毒,说袁佳身体不好,早早没了的事情。

    柔嘉公主罗列完,还在盼着谢媛答应带她走,结果就见月梅和谢媛yi左yi右的伸手,yi人扯yi个胳膊把她给拽下了马车,迅速扔在地上后两人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喂,喂,喂”柔嘉公主气得在原地跺脚大叫。

    而马车里,谢媛却在想,柔嘉公主还是聪明的,起码罗列了yi二三四,知道要选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看重的不是旁的,是人品才学。董怀礼在这方面,的确算是优秀的。

    月梅却有yi些忧心,若是柔嘉公主来真的,她这跳脱性子不知道能不能融化董怀礼那颗冰冷的心,若是不能,那未免对柔嘉公主太过不公,她可是在和yi个死人争,活人能不能争得过死人,真不好说的。

    送了谢媛回来,结果三天后月梅就得到信,柔嘉公主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最后居然又追上去了。谢媛在信里抱怨,只能打发玉珠陪着柔嘉公主走yi遭了。

    至于后面会如何,月梅就没再去关注了。

    珍味轩的铺子越开越多,珍味到也几乎yi样,在很多地方都开了分号。当初受灾的孩子慢慢长大,有想读书的,月梅送了他们去读书,有更愿意做事的,月梅就随着他们自己意思。而当初那些雪灾中留下的妇人,有的已经是珍味轩的出色点心师傅了,也有的自己做了小生意当了老板,还有的做针线活做成了小规模,都开班授课了,就是那给人家浆洗衣服的,都做成类似现在干洗店的模式了。

    这些本来觉得没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渐渐的靠着自己的双手站了起来,不止是她们自己,还很好的照顾了孩子,yi时间,全国的女人们都受到了这股风气的影响,许许多多人都改变了从前的观念。

    女人变了,男人自然也得跟着变,虽然远不能和现代比,但至少,女人们的生活大体上要比从前好了。

    当然也是有人反对有人攻击的,可是折子到了成泰帝那里,都被成泰帝想理由给压下去了,能有什么办法,yi个是他妹妹,yi个是他外甥女,yi个是他亲闺女,还有yi个是他儿子的侧妃,他的儿媳妇,他不压着,难道还能去对付不成。等到后来成泰帝立了大皇子为太子,那就更是没人敢说什么了。

    后来yi切都上了正轨,月梅倒是不用出面做什么了,等到安平公主再嫁,谢娇生了第三个孩子,珍儿宝儿都已经大到可以知道当年齐娘子的事情后,月梅就拉了周承朗,要他去跟新帝告假,陪她出去走走。

    这时候,月梅都已经三十yi岁了,十几年过去了,除了定兴和京城,她就没去过其他地方,如今珍儿都十六了,亲事已经定了,再过两年就可以出嫁了。宝儿也已经十三了,虽然亲事还没定,但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了。

    自从夫妻和好后,周承朗完全的变了,待月梅简直比现代的那些男朋友老公还要二十四孝,月梅说要去游玩,他自然答应,转头就上了折子给新帝。

    新帝朱笔yi批同意了,临走前,周承朗带月梅回威远侯府。威远侯府如今只住着周老夫人和周二老爷yi家,周二老爷之后续娶了yi个普通人家的庶女,是个老实的大声说话都不敢的性子,进门生了个女儿就再也没动静了。柳芳如也只生了个儿子,不过她是有子万事足,不跟新太太争权,也不去找周二老爷争宠,平日就只守着儿子。而至于乔姨娘,儿子女儿都离她而去了,她再是喜欢周二老爷,也免不了日日夜夜想孩子,周二老爷瞧着烦,也很久不进她的门了。

    不过或许是年纪大了的原因,他倒是也不出去鬼混,因为当初周承宇中了探花后,周承朗有意叫他把周三老爷接走他没肯后,周三老爷到底是被从密道移了出来。周二老爷素日觉得没趣了,就去找周三老爷,也不说别的,就跟他说周承宇现在多么多么能干,做了多么大的官,又说周承睿多么孝顺岳家,媳妇儿给他生了几个孩子云云。

    常常气得周三老爷吐血,周二老爷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寻找乐趣罢了,其他的,儿子女儿个个都不理他,他也没什么乐趣了。

    周老夫人如今已经不大能走动了,倒是茵茵长大了,yi直很孝顺她,月梅和周承朗来了,就是茵茵小心翼翼扶着周老夫人出来见他们的。

    人老了,就越发不服输,周老夫人可不愿躺着。

    听说周承朗和月梅要出去走走,周老夫人眼睛就有些红,不过倒是没说什么不许的话,这么些年了,她也看出来了,要想让孙子过得如意,她就不能掺合太多。

    倒是月梅有些过意不去,“您放心,我们不会在外太久的,最迟八月十五,yi定赶回来。”

    现在是春天,中秋节赶回来,那倒真不是太久的。

    周老夫人点点头,语速很慢的道:“年底回来就行了,也不用太着急了。就是”她看了看月梅的肚子,轻叹了yi声,把茵茵拉了出来,“就是茵茵,年纪不小了,你们帮着看着,若是有合适的,留意留意。”

    “祖母放心,我和月梅yi直都有留意着的。”周承朗说道。

    周老夫人道:“好,留下来吃个午饭吧,吃完了再走。”

    中午自是叫人做了满满yi大桌子的菜,周老夫人想了想,最后只吩咐茵茵叫丫鬟送去几样给周二老爷那边,并没有叫他过来。

    周承朗给祖母夹了yi块炖得很烂的东坡肉,又给月梅夹了yi小块鱼肚子的肉。月梅笑了笑,夹起来正准备吃,却没想到刚闻到那个味儿就觉得恶心,接着就忙丢下碗筷跑到门口干呕了起来。

    周承朗忙跟着去看是怎么回事,周老夫人愣了yi瞬,却惊喜的yi下子站了起来,拉着刚刚yi边的茵茵急急吩咐,“快,快去叫大夫来,快!”

    周承朗在门口拍着月梅的背,眉头拧的紧紧的,月梅却是在听到周老夫人的话后,顿时愣住了。人yi发愣,干呕居然就停住了。

    “好yi点了吗?”见她不呕了,周承朗忙扶住她要往屋里走,“还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月梅捂着肚子,却没说话。

    不会吧,盼了这么多年都没影儿,现在想要出去玩了,突然有了?她没敢和周承朗说,怕现在惊喜,回头就是失望。

    大夫很快来了,诊脉之后,就笑着朝满脸急切的周老夫人道:“恭喜老夫人啊,这位奶奶是有了身孕了,刚好两个月,胎儿很健康。”

    周老夫人声音颤抖的道:“真的?”

    周承朗也猛然浑身僵住,“没有看错?”

    大夫也知道他们家这事,yi点没为他们的态度而生气,笑着点点头道:“真的,千真万确,恭喜老夫人,恭喜侯爷,恭喜公主!”

    月梅反倒是最冷静的yi个,她摸着肚子,笑着道了谢。

    这居然有身孕了,不说其他人了,就是月梅自己也不敢再出去了。这个年纪,在现代都是高龄产妇了,何况是在古代呢,她须得小心再小心才行。

    十月怀胎,月梅艰难的生下了yi个儿子。

    小家伙折腾的母亲很辛苦狼狈,他自个儿却足有八斤重,可算是营养都长他身上去了。因着这个小家伙,珍儿不肯出嫁了,弟弟还小,她还得多带两年弟弟呢。宝儿干脆连亲都不肯定了,她要比姐姐再多带两年。

    周老夫人干脆撑着身体叫茵茵把她送来了公主府,其他人都靠yi边去,她要亲自照顾重孙子。

    安平公主才不理周老夫人,直接把月梅娘俩yi起接走了。周老夫人疼重孙子,她却是女儿和外孙yi样的疼。

    周承朗没办法,只好把周老夫人送回周家,再也住进了新岳父家。反正他也没脸没皮了,当初为了媳妇住进公主府,如今为了媳妇儿子住进新岳父家,他觉得值!

    月梅看着白白胖胖的儿子,再看看温柔慈爱的母亲和继父,还有yi生相依不离不弃的男人,觉得这辈子,她也过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