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第六十六章 异想天开

小说:魔之链传说 作者:翼旗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黄色的服装、特制的绒球折帽、鼓起的棕色大笨鞋……没错,就是白天见到的那个小丑,他正将涨满的气球一一绑在左右船舷上。

    如果不是为了好玩,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住手!”杨清南追过去制止他。

    “你想尝尝我的**吗?”

    “什么?”

    他不由得站住了,只见小丑的手里拿着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比他的红鼻子还要大一些。

    小丑露出惊悚的笑容,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嘻嘻嘻,我在全部的气球里都装了**,只要我想,它们随时都可以爆炸。”

    原来如此,杨清南明白了,白天的事情也是这样,他只在小女孩的小飞象里装了那玩意,接着又在适当的时候引爆**。

    事故不是偶然的,只需在事后换上平常的简装,他就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正中核心的问题,小丑却一字不差地说出了答案:“炸掉这艘船。”

    嗯?靠几个**就想炸掉船?开什么玩笑?难道他这**能达到吨力级?

    “哼哼,这是我个人的目的,上级交代给我的任务是解决你们几个。不过我想啊,炸掉整艘船不是更省力吗?”

    杨清南交叉双臂,他得意地说:“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这艘船是靠什么驱动的吗?”

    “嘻嘻嘻,管它是用什么驱动的,只要我炸掉螺旋桨不就好了?”小丑笑声更狂了,“别担心,老子的**可是能在水下爆炸的。”

    “呃!”他根本没想到,这坏蛋居然这么直接,但是他还要垂死挣扎一下,“先不说你的**有多好,光凭技术,你不可能用**命中螺旋桨,我可以向你打赌。”

    打赌有用吗?他又不是学物理的,能不能炸掉螺旋桨关他毛事?

    小丑中招了,这句话打击了他的自信心。

    “你看不起我是不是?老子可是把**设置在螺旋桨上的,它一炸开就能放出很多纤绳,缠绕螺旋桨使它窒息!”

    “哦?是吗?我看窒息的人是你吧?”很可惜,杨清南现在什么都干不了,所以只能开启嘴炮模式了。

    “好,我就让你看看,一代传奇**大师的杰作。”那张狂小丑高举双手,红色嘴巴大开大合,“表演时间到!”

    话音刚落,那些绑在船舷上的气球依次爆炸,一直到最后最大的红色气球爆开,绽放的五彩纸片满天飘落。

    脚底下忽然传来剧烈的一声响,船体偏移十五度,雨水将杨清南带到船舷一侧。他什么都抓不到,弯下腰才勉强保持身体的平衡。

    对面的小丑仍在诡异地笑着,他的计划似乎成功了,船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只听水面下又是一声巨响,看那一朵朵溅起的水花可以确定是第二号旋桨的位置。

    甲板又发生了偏移。

    杨清南感觉快要裂开了,头疼,呕吐感不断往上涌。

    “来吧来吧来吧,这艘船所有人都会没命,我要你们一起陪我下地狱,哈哈哈哈哈……”

    小丑摇摆着身体大声笑,舱室内的船员和乘客都已经醒了,很快他们就会上来把他给掐死。

    更有意思的是,船并没有要沉下去的迹象,甲板也渐渐趋于平衡。待到症状减轻了些,杨清南撑住身子站起来,他也跟着笑了。

    “在我看来,你只是让船停住了,可没有让它沉啊。”

    “嘻嘻嘻,它沉不沉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在此期间,我可以先把你解决掉。”小丑得意地掏出袖带里的**,还用鼻子闻了闻它的气味。

    味道挺足的吧。

    夜色正浓,月色正美,下面的一群人已经从舱里像浪花般涌了上来,杨清南一点也不慌,看向小丑的眼神反而更加笃定。

    “你扔吧,反正我今天是逃不掉了。”事实上,他是逃得掉的,但自己的腿脚再快也快不过**,还是有炸伤的危险。因为他不清楚对方**的准头和威力范围,可不敢莽撞。

    “哼,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扔了?你可拉倒吧,老子做事最喜欢干净利落了。”

    小丑一边咧着嘴笑,一边将**举过头顶,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你快扔啊。”杨清南催促他。

    最好冲上来的一个男人看到小丑后,一手指着他对后面赶来的群众说了什么,然后忙不迭地朝这边走过来。

    杨清南的喊叫声没能阻止他,那个男人完全失去了理智,其他人也只听他的话。

    这下遭了!难道他们都看不见对方手上的**吗?

    “哈哈哈,天助我也!”小丑发狂似的笑着,面目狰狞,“既然你们这么赶着去死,那我也只好成全你们了。”

    只见他收敛了笑容,双脚拉开,手臂微屈,然后用力往前一丢,**飞向夜空隐去了身形。

    小丑早先算好了距离,它正好落在杨清南脚边不远,离那群人还有两三米左右。那颗**刚刚落地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火光随着响声迸发出来。

    呼喊声此起彼伏,人群就如惊弓之鸟,全都逃散开来。又因为烟雾缭绕的原因,看不清究竟有没有炸死他。

    小丑信心满满,提前在原地转圈圈庆祝自己的成功,然而他却没想到,当烟雾散开之后,杨清南仍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

    “这……这是……”小丑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只见对方的身前还站着一个人,他记得,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带有成熟气息的同时又不乏坚毅和可爱。

    他气得头顶冒烟,又马上从裤兜里拿出另一个黑色**。

    刚突然出现的卡齐笑着指了指自己,接着迈开步子朝他奔跑过去。小丑想想对方果然不简单,一个不行还得再拿一个。

    两颗**都瞄准了卡齐的头,可它们却像接触到什么东西而变得Q弹,忽然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向反方向飞去。

    小丑双脚钉在地上,没曾想自己这辈子竟碰到这种怪事!

    最后,双重的爆炸将他炸飞出去,半空中传来凄惨的一句“我还会回来的……”

    话至末尾,人深深沉入水中。

    卡齐对着水面吐了舌头,这时杨清南皱起眉头走过来说:“唉,为什么遇到你们就老是麻烦不断。”

    “因为我们是磁石,总是吸引麻烦。”

    天边微微露出晨曦,海波荡漾之音温文尔雅,船上骚动已然远去。

    杨清南不禁打了一个呵欠,自言自语道:“多亏了那位智障小丑,我已经一夜没睡了。”

    第二天他一直睡到了大中午,但仍觉得很困,就像昨晚在甲板上吹着冷风站了一夜,现在只是站一会都受不了。

    小墨也没有什么精神,她好像一直都是半睡半醒状态,一吃完饭就窝在房间里看书,要不就出去看海。听卡齐说,她每次搭船都是这样子的,原因是体内的魔族因子没法适应船只行进的颠簸而变得不安定,等到下了船就能恢复过来了。

    既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也不能进行长时间的跋涉,所以阿兰布以前才会说带上她是个累赘,但是到了现在不会再抱怨什么了。

    杨清南听了也能理解,他说自己并不怎么介意,在当上医生期间他学会了怎么照顾病人。再说了,就连小墨本人也没有丝毫怨言。

    远航船是在第八天的早上到达弥川的,在船上发生的事令杨清南心有余悸,所以他一下了船就立刻给阿兰布打电话。

    响铃三声后,他的声音出现电话那头:“喂?”

    音量被压低了,杨清南觉得疑惑,接着就问:“我到了,你在哪?”

    “我现在不方便,一会打给你。”一说完,阿兰布便挂断了电话。

    “诶?”他紧握着手机,呆呆定在原地。